相关文章

江西亲子鉴定辩论

孩子出生证明,是确认孩子身份、户籍、国籍及办理各种证明材料的基础依据。浙江省要求新生儿出生超过一年办理出生证明须提供亲子鉴定的做法,自有其法律法规依据与现实考量。比如,出生证明要载明婴儿父母,当然需要确定其父母身份;无法证明时,做亲子鉴定是属合法要求的举措。又如,在现实生活中,个别违反计划生育的公务人员会因此受到失去官职或职位等处罚,便会因此出现超生孩子户口挂靠在亲戚家的现象。而浙江这种亲子鉴定的做法,则会对此类现象起到一定的阻遏作用。

现在医学科学发达,亲子鉴定技术成熟,完全可以做到婴儿出生的同时,对婴儿血型、父母血型、亲子鉴定进行有效采集,并作为办理出生证明及户籍等的有效证据。这类基础性的个人生理特征、身份有效证明资料的采集,还有着除办理“出生证”以外的更多附加作用:一是它对于个人一生身体基因、健康历史、医学临床使用、身份证明等有着重要作用;二是对公民是否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等起到一定监督证明作用;三是对公共安全防护、犯罪侦查等提供一定的参考、比对价值;四是针对我国存在的拐骗、贩卖儿童的严重犯罪行为猖獗现象,能够起到重要的震慑作用,并提供查找、比对、确定被贩卖儿童身份的重要依据和手段。

因此,笔者在此建议国家在浙江进行婴儿办理出生证须提供亲子鉴定的实践基础上,吸收好的经验和作法;同时,在充分考虑到公民个人隐私采集、使用的合法性与受保护性的前提下,在适当的时机予以全面推广、应用。

新生儿出生超一年以上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除了对拐卖人口有一定威慑力,似乎就是变相加重生育家庭的经济负担了。事实上,生育家庭到大城市做亲子鉴定需要三四千元,在定点县级医院申请鉴定手续并完成抽样等工作,恐怕费用会更高一些。这显然有部门牟利之嫌。

新生儿《出生医学证明》,本来就该在出生医院当即办理,之所以存在拖延现象,原来是浙江省的出生医学证明上的新生儿姓名,在填写到医学证明上之后,就不能更改。这或许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试想,一名成人的姓名都是可以更改的,新生儿的姓名,又如何不能更改呢?相关部门只要从头查证该新生儿的出生医院登记,大概就一切水落石出了。

因为一个姓名的问题,群众就添了这么多麻烦,值得思考。而且,随机加价收取这样那样的费用,这显然也是加重了民生的负担。

而且,即便出于对拐卖人口行为产生威慑的考虑,也完全可以对嫌疑人进行多方侦破。一份《出生医学证明》,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线索而已。

所以,说到底,浙江新生儿出生超过一年以上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除基本相关资料外,还必须提供亲子鉴定证明的规定,这不免让人产生相关部门牟利嫌疑。